宋两块

【巨胖】速溶

短到爆炸预警

ooc预警

无逻辑无时间甜饼预警

标题与内容没有多大关系








一杯速溶奶茶,热水冲进去等待两分钟。



然后一杯下肚。



甜味散的不那么完全,上面有点儿淡了,热水烫的钟易轩舌尖发疼。



他撇撇嘴,把空奶茶杯扔到垃圾桶里,躺在沙发上做作地嚎叫着。



谁知厨房里的油烟机声立马应和着响起来。





气的钟易轩都忘了做作,死死地盯着厨房门,誓要把它盯出一个洞才罢休。


盯了一会儿,眼睛实在酸涩了,这才哼一声,把头扭回去,接着假装看电视里蹦着的猪小妹。





毛不易跟钟易轩吵架了。

这不过是几天前的事儿,冷战的过程却像过了一个世纪。



真是小气鬼。钟易轩腹诽。不就是有一个晚上没陪他睡嘛。


可来自一个青年人的自尊绝不允许他开口道歉。


错又不在我。





饭是照样吃,日子照常过,可用还是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少点儿什么呢?


两天后钟易轩床边没洗的一沓袜子带他找到了答案。



钟易轩委屈但是钟易轩不想说。

其实毛不易是比一堆袜子要好闻很多的好吗。




还没几天,软下来的心就被毛不易在机场甩了他五十米的行为又弄的梆硬。


哇,真的很气哦。这回再怎么样也不会原谅这个死胖子了。他愤愤道。





毛不易早就没在生钟易轩的气了。


从那天晚上回家听到还在梦里的小孩儿喃喃着叫他名字的时候。


他也没有气到非冷战不可,只是正好那天之后他有两天的通告要跑,再回来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和好的最佳时间。




那就随缘呗。






看着小朋友这几天的别扭劲儿,毛不易简直开心极了。


被他宠上了天的小朋友也有今天呐。


他故意不理钟易轩,把他的衣服裤子往洗衣机里一塞全部完事儿,做饭不叫他吃完了就收拾。





围观群众一脸懵逼,还以为自己遇上了发狗粮的新方式。

后来仔细一琢磨才发现不对劲儿。



某天廖俊涛悄咪咪地凑到煮饭的王竟力耳边,说:“竟力,你觉得他们俩是不是吵架了?”


竟力同学品尝了一口汤,高贵地瞥了他一眼:“是吧。”



“那,我是不是有机会了?”廖俊涛不抛弃不放弃地追问着。


“哦那你倒是想多了。钟易轩说不管有没有毛不易,他下半生的胃都被我承包了的。”


廖俊涛伤心地捂住胸口,捏了兰花指夺门而出,找了个饭馆儿款待自己一顿,理由是二次失恋。


然后一通电话打到毛不易手机上,控诉钟易轩的出轨事实。



彼时毛不易正在接受信号两人的微信心灵鸡汤。


张洢豪言词婉转,“毛老师,钟易轩就是逞强,你多哄哄他就行了呗,干嘛较这个真啊。你看他这两天魂不守舍的样子。哎哟。”


李炎欣说的霸道,“老毛你到底行不行。就这样一辈子孤独终老吧你。”




毛不易拒绝接受并反手给廖俊涛打了个尻。





没过几天,小朋友就又出新乱子了。


这事儿还是王竟力告诉他的。


钟易轩半夜睡不着觉,老是觉得客厅有人,廖俊涛穿着伯母送的睡衣趁着夜色可劲儿撩了一把。


听说钟某人还感动的不行。



毛不易气炸了,敢情没我的日子钟易轩过的还挺舒坦的?


这就有了五十米机场落易轩的事件。




原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毛不易觉得自己一定是加了绿油油buff,在换衣间里看到钟易轩撩起衣服的那一刻。


后者看到他,拖了一半衣服的手僵在原处,这也给了毛不易充裕的时间欣赏光景。


目光划过,腰腹上好像留下了些许毛不易的温度。钟易轩赶紧把衣服下摆放下,低着头想先出去。



可惜没人没给他这个机会。

他毛不易好歹也是一个年轻力壮的青年男子。

撩了就给跑吗?他可干不出来这种委屈自己的事儿。



把小朋友堵到墙角,一把抱住,再对上眼眸的时候已经情难自禁。


“易轩。”毛不易哑着嗓子开口,气息拂过,催的钟易轩耳尖发红。


小朋友偏过头去,毛不易一吻落了空,无奈地挑了挑眉。


“还生气呢?”




等不到小朋友回答,耳返里已经在催毛不易抓紧时间了。


“没时间了,那就回宾馆等我。”




毛不易换好衣服出去,笑意揉进眼角,发了春似的,怎样都藏不住。



钟易轩在后边看他,脸红的过分,就又想起了不知道哪天早上喝掉的速溶奶茶。





真是味道好极了。





END




迷信。


求各位老师保佑奶糖本人的期末成绩能好一点

@两块奶糖 

童养媳。


棒到哭泣

【巨胖】Curiosity




“I know you have got the key of my heart”





01



假设中的爱情总是十分美好。




心动的告白,俗套却浪漫的一系列甜腻,恰到好处的撩拨,一根气味不重却足以放松的事后烟和一盏小小的留到第二天午时才需灭掉的灯。



这构成了毛不易心中的爱情。




当然,对毛不易来说,他现在拥有的爱情就已经很美好了,可就是还差那么一点。



那么一点,有颜色的部分。





为什么?






对象还未成年呢呗。




02



钟易轩是毛不易的小对象。



两个人平时嘴上飙车飙的飞快,可一钻进一个被窝,就什么都不敢想了,纯情的不得了。



钟易轩是没有实战经验,毛不易是怂。



所以两个污破天际的人真上了床却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



最多也就亲一亲压一压,伸舌头之前还要被问好几遍刷没刷牙。



毛不易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男性,当然有过清早醒来被怀里小人儿蹭出反应的情况。



怎么办?自己偷摸解决呗。




从确定关系的那天,或者更早。钟易轩和毛先生就一起被放进了一锅粥里,熬啊熬,终于熬到了钟易轩十八岁生日这天。




03



北方才刚入秋,天黑的时间刚刚好。送走了几波来玩的人,天总算是将将黑了些。



两个人收拾好客厅和厨房,双双累得瘫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



空气一度陷入诡异地静谧中。




终究是钟易轩先动的贼心。



他一个翻身跨坐到毛不易腿上,从前面抱住他,把脸埋在毛不易颈间,故作镇定地问,“毛不易,要…试试吗。”



小孩到底还是害羞,说完后整个人就塞进了毛不易怀里,怎么叫也再不肯抬头。



殊不知这对毛不易来说有多诱惑。



毛不易的语气里都带了一丝调侃的意味,“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黑魔鬼怎么这么害羞啊,啊?”




钟易轩是个经不起激的人,当即坐直,伸手就开始扒毛不易的衣服。



毛不易也不动,就任着钟易轩脱。直到钟易轩扒到一半实在解不开中间的扣子了,报复似的一口咬上毛不易的唇。




钟易轩的吻技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娴熟。毛不易腹诽道,然后很快占据了主动。




这个吻结束于钟易轩的上衣被彻底脱掉的那一刻。




两个人都是歌手,肺活量不分伯仲,唇舌间缱绻缠绵消耗的时间足够毛不易慢条斯理地把钟易轩脱个干净了。



显然刚从那个吻中回过神来的钟易轩一惊,“我靠毛不易你什么……”




又被另一个轻轻的吻封住唇。




这次毛不易把他打横抱起,房间不大,走到卧房然后把钟易轩放到床上。



从下巴开始,逐渐往下。



吻过脖颈,到锁骨,又延伸过小腹。



钟易轩嚷嚷了多年的减肥并没有成功,所以肚子还是滑滑软软的,像块魔芋,对着毛不易发出邀请。



‘味道很棒,要来品尝一下嘛’




毛不易有想要爆粗口的冲动。




接着他用手代替了一切。他在身下人腰眼位置轻轻一掐,如愿听到了重重地吸气声,身体也往左边一扭。


“胖子,你想死是吗。”





肯定的语气,啧啧,小孩生气了。
不过那又怎样呢。





“钟易轩,我倒要看看待会儿你还有没有力气吼我。”



说着,手又在腰间狠狠掐了一把。









Tbc.







卡肉啦哈哈哈哈哈
然后期中考试不能登大号发文。
换个小号玩儿
未来一周将成为失踪人口。